当前所在位置:银河娱乐网 >> 富基文化 >> 社区文化 >> 业主风采 >> 正文
人间烟火:西双版纳

人间烟火:西双版纳

标准网站 郑小驴 2014-04-25 浏览次数

        傣族人喝酒豪爽,利索,容不得拖泥带水,大多一口闷。当地人嗜好吃生。鲜嫩的生猪血,上好蘸料,稀里糊涂就喝下了,味道还真鲜真嫩。有回驱车去一个不知名的傣寨,烈日炎炎,腹中空空,饿得正慌,找到寨子里的一处吊脚楼,我们便商量着怎样讨顿饭吃。傣族人很好客,不一会儿,只见一姑娘提着篮子出了门,走到小路边,沙沙沙,从榕树上扯下几大把嫩嫩的叶子,转身又往芭蕉树上掰下几朵花来。这些都是现成的鲜品。
  中午便有鱼有肉,鱼是从澜沧江里射的,鲜嫩无比,猪肉全是肥的,却一点也不腻。一打听才知这种猪叫冬瓜猪,个子小,长不大,像个小冬瓜似的。它们同伙正在吊脚楼下嗷嗷叫着呢。
  这儿的人都爱吃烧烤。芭蕉叶依次铺开,权当桌布用。上面摆满糯米团,烤田鸡,烤猪肉,烤鲤鱼……辣得嘴巴着火。傣菜酸、苦、涩、辣,典型重口味,领教一次,终身难忘。蘸料是配好了的,不知添加了什么,苦涩中透过一种穿透灵魂的凉爽,怪不得吃了这么多烧烤,却一直没见上火,想必就是它起作用了。
  在澜沧江边,看到一两个男子手里拿着弓弩,蹑手蹑脚的不知在做什么。突然,男子手中的弩箭一下子射入了岸边的浅水区,便有人卷起裤脚下水去了,手里多了一条白花花的鱼。
  我们去时正赶上一年一度的泼水节。那天全城歇业,众神狂欢。熙熙攘攘的大街,摩肩接踵,僧侣、警察、游客、士兵、商贩全都卷入了浩浩荡荡的泼水大战中。街道上密密麻麻都是人,端水枪的,提水桶的,拿碗瓢的……每隔两三百米,便有一个供水点,见人就泼,想泼谁就泼谁。冷不丁背后一桶水大灌篮似的往头上扣来,呆若木鸡,防不胜防,全民皆战,全民皆敌。以前还以为泼水节像周恩来去的那会,人家拿个小碗儿用松柏枝蘸点水礼节性地泼身呢。来之后,高压水枪、水桶全用上了,还得小心翼翼提防着楼上的窗口。往往走着走着,一桶水从天而降,如泰山压顶打得让人晕头转向,老半天眼前还只冒金花。只见缅甸玉器商黝黑的脸露出一排洁白的牙坐在门前朝我们幸灾乐祸地笑。那天的泼水节,半天下来,跑丢了一只凉鞋,换了带来的四身衣服,我终于狼狈不堪湿淋淋地站在那儿没辙了。所有商店都关门了,只能光着一只脚丫子,四处躲闪着神出鬼没的袭击。夜幕降临,巨大的落日辉映在有着东方多瑙河之称的湄公河上游澜沧江上。婆娑的椰影在血色一般的夕阳映照下,多了一份婉约的气质。我想,那是我向往的人间烟火,不仅是现在,也是将来。
上一篇: 守望,或者流浪
下一篇: 母爱的内容
关注银河娱乐网 | 网站地图 | 版权申明 | 联系我们               ◎2011-2018 富基集团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万达总部国际写字楼(C3栋37楼) Design by CMD